商丘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中国页岩气开发需要回归理性

发布时间:2019-10-09 23:27:11 编辑:笔名

  中国页岩气开发需要回归理性

  页岩气(shale gas)这个概念引入中国是比较早的,目前公认的是2003年张金川老师现代地质上发表的《页岩气及其成藏机理》一文。但在当时,页岩气并没有引起业界的重视。

  这和当时的油气勘探背景有很大关系,因为当时中国的天然气勘探正处于一个上升阶段,到处有大气田的发现,比如苏里格、克拉2、普光等,从碎屑岩到碳酸盐岩层系都有发现,到处开花,页岩气夹在中间不上不下的,又没有什么大的勘探开发价值,所以在当时很少人注意这种新的勘探领域。只有中国地质大学和国土资源部油气中心还在坚持这个项目的研究。

  页岩气在中国大行其道为2009年,这也和当时的油气勘探背景有很大关系。2008年,国内基本上没有大的气田发现了,该找的层系也差不多了,这时候,突然发现居然有新的层系,还有漏之鱼 页岩气,而且实事求是地来讲,美国页岩气产量真正上台阶是在2007年之后,因此,这两个要素促使大家开始关注页岩气。但这个时候对于页岩气的研究是乱七八糟的,主要在几个方面:

  1、研究人员五花八门,当时研究页岩气的人很杂,不仅仅石油与天然气地质学界,搞煤层气的,搞矿产地质的,搞区调的都在做页岩气方面的研究,导制这个时期的研究处于一种多家来做,但没有一个研究体系;

  2、页岩气前景争论较大,对于页岩气的勘探开发前景,业内主要持三种思想,一种乐观认为很有发展前途;一种折中,认为收缩研究为主;一种悲观,没有前途。这三种思想目前来讲,折中的思想开始占多数了;

  3、页岩气概念混乱不清,对于页岩气这个词,引入后在使用过程中存在很大的争议,因为页岩就是指具有层理构造的泥岩,如大家享受的油页岩。但页岩气的这个页岩,随着研究的深入,发现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而是粉砂岩或砂岩或页岩内夹的较粗粒的岩层。因此,后来又修订成页岩层系气,但最终大家约定俗成还是用页岩气,但行内人如果使用这个名词,一定要注意它的范围,比原来的页岩宽多了;

  4、页岩气研究区域崇山峻岭,页岩气在中国研究的区域主要位于中国的南方,但中国南方这些地区,多是山区地貌,因此研究中困难重重;

  5、页岩气样品海量的分析测试,这一阶段,中国的实验室已经满足不了页岩气样品的分析测试了,国外也待价而沽了,基本上这些样品充斥着中国的各大实验室,分析测试数据海量一般,有多少人仔细分析不清楚,反正是数据很多。

  这只是当时主要的一些方面,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现象,虽然一方面从新的层系来研究的必要性讲是正常的,但另一方面页岩气迎合了业界的胃口。

  为什么这么说呢?目前中国学术界看中的是什么,SCI文章(编者注:概述Scientific Citation Index是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ISI)出版的引文索引类刊物),可是SCI文章想写并不容易,需要新的研究思路和大量的数据,页岩气刚好全都符合。先不说SCI,仅国内,2010年篇名中有页岩气的文章据中国知统计每年才几十篇,2011年超过200篇,2012年超过500篇,2013年到现在就400篇,国际上的SCI更多。国外研究中国的也多,美国出过一份报告,对中国页岩气的前景说的很好,很大。但真的如此吗?

  2011年的高峰过后,2012年大家开始回归理性,2013年页岩气的研究降温不少。为什么?在现实中没有什么突破,虽然有些说这有页岩气的发现,那有页岩气的突破,但真的如此吗?

  业内人都清楚,页岩气最大的问题,没有效益。很简单地来算笔账,一口页岩气的勘探井一般成本,全加起来估计在8000万至一个亿,一口页岩气井日产约2万方,一年720万方,一方气2元算,一年,1440万元。这样年收回成本,但这必须保证这口井的勘探成功率是100%。中国天然气的勘探成功率也就是25%左右,按这个说法,前期投入个亿一年收挣1400万,怎么看都是赔本买卖。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成本,因素很多,这里不详说。

  因此,页岩气的勘探开发不是一般公司可以做的,小的民营企业很难进行这么大的投资。因为民营企业更多的是一种短时期见效益,不然资金动转不起来,可是页岩气这种怎么看都是打水漂的事,它是不能进入的,进入也是害它。

  按这个说法,页岩气的研究就不能继续了吗?能,而且有必要继续研究。因为中国能源缺口是一种卡脖子的事,而且年这三年各家都在做页岩气方面的研究,在很短的时间内对其的认识有着非常大的进步,在研究过程中不断的摸索,不断的思考,一步一步在正慢慢的摸索出适合中国研究页岩气的区域、目标和方法。这些都是一种进步,而且很明显中国的研究程度明显上了一个台阶。

  但不能盲目发展,回归理性,让研究的人员更专业。事实上,页岩气研究至今,大家公认的未来取得突破已不是勘探理论上的突破,更多是开发技术上的突破。因此,怎么在开发环节上下功夫,把页岩气能够低成本的采出来,这才是目前的要务。这对于改进中国的开发技术也有着很重要的推动作用。

  页岩气带给业界有很大的冲击,思想上的冲击(勘探思路的新转变),技术上的冲击(分段压裂技术)等,也使得各家研究单位都在积极探索,形成一种 百家争鸣 的现象,这是一种好事,促进学术的进步。但未来页岩气的勘探和开发,要面临更的考验和问题,比如资金投入的减少,风险问题,勘探和开发过程中的难点等。

  我属于中间派,希望页岩气能够稳扎稳打,建立长期研究的队伍,慢慢地积累,即不盲目乐观,也不灰心丧气,小范围内持续研究,一定能见到很好成果。

  正如一些地质学家来讲的,我们要鼓励研究的过程,而不能全去鼓励结果,因为这个结果是前面艰辛过程所得的,如果肥都不浇,只想吃好果子,那只会让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失去信心。在常规天然气勘探越来越困难的今天,这种新思路下的新层系的 天然气 值得我们去探索研究,也为后人可能的发扬光大做好我们的铺垫!

创业
手机行情
装修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