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窃神权 第五十四章 请罪?准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3:27 编辑:笔名

窃神权 第五十四章 请罪?准了!

“抱歉李大人,御林军参与叛乱,您现在最好还是跟我走一遭吧。”随后,小小的城门官转身对身边的人吩咐,“将他们的货物全都扣下来!”

“什么什么!御林军参与叛乱?这怎么可能!”李常一脸震惊。要説别的军队参与叛乱也就罢了,但你説御林军参与叛乱,这就怪了!

不对!李常很快就反应过来,脸色刷的就白了!不是御林军参与叛乱,而是御林军抵抗叛乱了!但,他们失败了!

因为,全城缟素,这是君王薨的礼仪,也就是説曾经的君王已经死亡了,那么就是造反者已经登上了王位。既然如此,那么很自然的,当初参与抵抗的力量将会被全部抓起来!自古以来,成王败寇,从无例外!所以,很自然的御林军就成了“叛乱”了!

那么,不知道现在的孔祥如何呢?是参与叛乱了?还是保卫君权了?一时间,李常心中各种想法翻滚。

“现在陛下是谁?”李常临危不乱,还在快的想办法。不想不行啊,等下去就真的是只有死了。看看周围,曾经繁华的黎光城,如今已经十分萧条,人们快步低头走路,大街上偶尔还能看到血迹。

通过种种迹象,李常已经有了大致的判断:这一次叛乱必然是蓄谋已久的,因为外界还没有听到一diǎn风声——这更説明这一次行动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的!

“自离州而来。”这小军官也没有保密,因为也没有必要了。不过却也不能直呼其名,更不能説曾经的职位——现在人家是君王了。就只能以方位代指。

离州,地处大离王廷腹地,是君王直接统治的两个州之一,还有一个就是中州、王都所在。而这个离州也需要一个管理者,因为不是分封的土地,只能册封州牧。而这离州牧,就是前君王盛隆的弟弟盛庆,一个颇有野心的家伙。

而现在,对方已经成功了!

李常这一刻心思异常的通透,在不断地思考自己的生路。要是就这样等着,必然会被斩。世家子弟虽然高贵,但既然入朝为官,就要遵守朝堂的规矩。这是世家和君王统治之间的一种平衡!毕竟,入朝为官也能够为世家带来大量的利润——但这就要付出风险。

所以,要是李常被人利用朝堂上的规矩、手段等给杀害了,谁也没有什么!就如同当初宰相吕弼,杂家在大离王廷的座,説杀也就杀了。这是权利的较量。

忽然,李常想到了一个,这盛庆夺得王位,这是造反得来的,必然会不稳定!这个时候,需要一diǎn功绩来彰显其地位!那么,要是海州这个隙地主动归附,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是的,当初萧浩是要让李常回来后,索取好处!但如何索取好处,萧浩表示,可以表面归附,但实际上大家都明白。但至少,每年的赋税等,海州是少不了的。

这是双方都有利的合作。至少萧浩看来是如此!海州虽然不大,但现在也有几分爪牙,大离王廷大厦将倾,我卖你一个好,你给我个贵族地位——不花一分钱还有税收,多好。

但是此刻的李常却不是这样想的,而是直接将海州给“奉献”出去!一个靠造反上位的君王,可不是什么软蛋;绝对不会和萧浩玩那种表面的功夫!

有了想法,李常立即开口,“这位将军,李常这次真的有重要事情。是给现在的君王送喜讯的。你要是方便,帮我带一个口信,就説我已经和海州谈判好了,海州表示要归附王廷管辖,甚至主动请示王廷派遣官员直接管理。

当然,这里面有些细节,最好还是我和王上直接沟通会更好。您説呢?”

这小小的城门官一下子傻眼了,我靠,还以为今天好不容易带到一条大鱼,却没有想到是一条蛇!。小军官也干脆,“那我将大人送到内城城门。”

这小军官很会做事,送到内城城门,也是一路看押。到了内城城门将人一交接,以后出了事情就和自己无关了!至于説趁机拉关系,就算了,这个混乱的时刻,保命才是第一位的。

经过繁杂的检查,李常见到了新的君王。这位君王看上去不到四十岁,满脸阴狠。这就是新的君王,刚刚将上一位君王、自己的哥哥给干掉!这绝对是狠角色。

不过此刻的李常就只能在旁边呆着,因为新的君王正在火!但偷偷观察的李常却没有现儒家的代表孔祥!

“废物!王后和公主呢!给我查

,掘地三尺也要找到!”

“还有,将蒋氏一族,全都给我抓起来,一个都不要放掉!”

“赶紧准备登基大典,我要明天祭祀太庙!”

“还有哪些硬骨头的?全都给我抓起来,扔诏狱中!”

“嗯?你是谁,什么事情!”终于,怒火熊熊的新君王看到了李常。

“王上大喜啊,臣李常给您报喜来了。就在刚才,臣从海州归来,海州表示愿意臣服。甚至已经送上白银1o万两、黄金3ooo两作为贺礼。

现在,只要王上派人宣旨,海州立刻拜服!”

得了,这李常转眼就将海州给卖了一个干净!至于説萧浩掌握的那个污diǎn——抱歉,君王都换了、还是造反的,那污diǎn也就没有多少用了!而且,此刻的盛庆君王正是需要威望的时候,这个时候献上海州,可谓正当其时!

“海州?”海州是哪里?新的君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王上,就是当初吕弼宰相计划的最后一块隙地。”

“哦!好!这海州识趣!嗯,眼睛不眨就拿出这么多钱财,看样子这海州很富有啊。李常是吧,寡人立刻着旨,卿再辛苦一下,去宣旨如何?”

“王上,臣请罪。没有将征讨海州的2ooo战士全部带回来。但他们已经展示了王廷的力量,使海州折服!

还有,臣两月征战,恳请辞职修养。”

“嗯?”新的君王看了看李常,忽然开口,“你们这些人啊,就是心眼多。不过既然你这么诚实的请罪,那就不能让你失望。

拖出去砍了!”

啥!李常一下子傻了,这不是这个节奏啊!“王上,王上,我为王上带回了喜讯!”

“喜讯?是噩耗吧!远征海州的2ooo勇士一个没回来,就你自己回来了,下去陪他们吧。

还有,你不是请罪了吗,我也请了!君无戏言、君子亦无戏言,拖出去!”

很快,外面就传来一声惨叫。

这下子,周围所有的官员,全都大眼瞪小眼,一时间充满了恐惧。大家其实都知道,这刚才是在杀鸡骇猴!这李常傻乎乎的就撞了上来!

新书打滚求收藏,求推荐,求diǎn击,求推广……

保山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鸡西白斑疯医院
随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保山男科
鸡西白癜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