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276名医生飞赴五星级酒店听诺和诺德学术

发布时间:2019-11-25 10:22:04 编辑:笔名

  276名医生飞赴五星级酒店“听”诺和诺德学术会议,

  全国276名医生飞赴五星级酒店“听”诺和诺德学术会议 高价进口药热销背后:高频次学术营销“贿”医生

  医药反腐风口浪尖之际,各大医药企业举办学术会议都变得谨小慎微。 获悉, 8月9日,胰岛素巨头诺和诺德组织来自全国各地的近300名医学专业人士飞往青岛参加其主办的学术会议。 与以往的高调行事不同, 此次诺和诺名所举办的会议,通常这些会议的地点都选在一些较有特色的餐馆、或者北京郊区生态采摘园里的生态餐厅举行。”上述某医院糖尿病医生表示。 对此,北京一位来自于欧洲某药企的医药代表证实:“为了尽快在中国实现药品推广,公司每个星期都会在不同的餐馆内举行小型的学术会议,每位负责某个片区医院的医药代表都需要邀请十几名医生参会,如果邀请数量不够,其每月的奖金将会被扣掉数百元。请来的医生中必然有一位是经常开自己企业药品的医生,为其他医生推广其药企产品的好处。” 辉瑞2012年年报显示,其销售费用高达113.34亿美元,占营业收入的19%。 据悉,这样的学术交流最多需在半个小时之内结束,其余的大部分时间将留给医生们就餐。 对于跨国药企的这类“学术”会议,本土药企更多是感觉无奈。 国内一家本土药企的高管张宏(化名)透露, 所谓的学术交流主要是为了向参会医生强化外资药品的优势,通常被邀请来的医生都会持续不断地收到邀请,久而久之这家外资药企的药品就已经根植入参会医生们的开药处方理念中了。 诺和诺德在糖尿病领域的各种学会以及学术期刊上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这种隐形的影响或使得国内部分医生为了在学术领域取得更大的成就,也会自费前往参加诺和诺德所举办的学术交流会议。 “国内大多数医生都是西医,西方医学理念根植较深,因此在脑海中固有的思维就是外资药企的药品在治疗性能和安全性上要比国内药企的好,国内大多数药企以这种小型的学术交流来获得医生的信任并不容易;而举办大型的学术论坛又非大多数国内药企能力所及。”张宏看来,这或许也是国内药企更常采用直接通过医生以销售额换提成的方式进行贿赂的原因之一。 高价药“支持”学术营销 除了医生资源,外资药企有钱举办昂贵的学术会议,在张宏看来,部分原因也是得益于外资药品的高药价“支撑”。 2011年,美国强生制药在美国推广利伐沙班时曾测算了一组数字,每天用药费用为6.75美元。在一份国外药品供应商价格清单上,利伐沙班每片最高售价为9.36美元。而利伐沙班(10mg)在国内官方售价为496元,按照每天10mg的服用量计算,患者平均一天的费用接近100元。照此推算,利伐沙班在中国的售价比美国售价高出150%以上。 这种高药价的形成源自几方面的因素: 我国国内药企的大部分药品价格多是政府指导价,而对外资药品定价的基准是按照产品出厂价/到岸价为基数。 国外对药品的价格管制一般从药品报销价格入手,以药物经济学评价为依据,通过外部或内部参考价格制定药品报销价格,对药价控制力度较强;而我国对大部分药品只定最高零售限价,并没有通过医保手段对药价进行价格谈判,对药价尤其是高价药控制力度不大。 “因此,以到岸价为基数的外资药品价格原本就高于国内药品价格,再加上中国在已有专利法的情况下,给予国外专利过期的药物以特殊保护,相当于给予了外资药企超国民待遇 。”张宏分析道。 高药价支持了外资药企组织高成本“学术会议”的费用。而现行体制下,由于中国医生和医院的收入主要来自于药品的利润,价格昂贵的外资药品,在性价比上原本是劣势,结果反而是医药代表们推销药品的一个优势。这样一种“循环”将投入乏力的大多数药企挡在了医院之外。 (:DF143)

水瓶座
单机资讯
软件